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散文:忆儿时陪姐姐寒冬打柴

[复制链接]
查看: 74|回复: 0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157
发表于 2020-1-14 16: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人把打柴叫寻柴,苏台有个他人也叫背柴,一样平常是指只养牛不养骡马、没有架子车的人家,这号人在苏台少之又少,放眼全村,超不外三家。可是,寻柴是谁也逃走不掉的一项劳动。

细致琢磨,“寻”字更挺近保存、靠近保存,寻有进程在其中,“砍”“打”“背”三个字眼,听上去简单僵硬,出格是“背”,从山上抵家里少说也有七八里地,让一大捆轻飘飘的柴火压在背上,得有多累、多辛劳。一字之差,意义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进得山林,一棵棵死树不大要长了腿频呐艿侥阊矍,间接让你抡圆了斧头砍,更不会有一棵枯萎已久、风干掉了皮的树,在几多在世的树傍边,宣扬地向你招手:来呀,来呀,砍我!最多不外在北风的鼓噪下,发出树枝击打树杆的当当声,这也是死亡的声音。所以得走、得找。在这一点上,我佩服祖先不平的脚步,不管何等茂盛的森林,城市有隐约的小道,引领你,走向你想去的地方。

读过的书,都写打柴或砍柴,没有寻柴一说。惟有我保存过的大山深处,把砍柴叫寻柴。

寻柴,有两个时候点:一是冬季的第一场大雪封山以后,二是开春冰雪消融以后——小草发芽、树枝冒绿之时。站在官方的态度,这是宣传“森林防火”的绝佳机遇,傻子都晓得,雪地里着起火才日怪呢,绿树更比不上一碰就啪啪响的干柴,哪能说燃就燃。站在百姓的角度,冬季寻柴是为了过冬和过年,春季寻柴是为了夏忙。不大要在他人都如火如荼过年的空当和光着膀子夏收的农忙时节有人再进山寻柴。做人办事,得有规矩,老百姓过日子,也不破例。

寻柴,是农村人的保存技术,像进修一样,得从小抓起。很小的时候,我就跟在姐姐和一帮稍大的孩子屁股后背,进山寻柴了。那是冬季里阳光暖和的一个上午,在离家不远的细沟里,阳坡洼上,我用背篼背回了我人生傍边的第一堆柴火。今后扑灭了我对劳动的渴望。人,只要在世,就要劳动,劳动的火焰,不能熄。

站在院坝上,站在大门上,站在村里的任何位置,向东望,视野会被巍峨的群山盖住。绵绵山峦里,是密密层层的森林,春夏秋冬,色彩各不类似。人们把东方的群山,统称“上峡”。

 散文:忆儿时陪姐姐寒冬打柴 美文




上峡,六盘山自然保护区里重点保护的林区之一,苏台林场就座落在此。在我儿时的眼里,它是个势力巨擘的单元,时不时有全部武装的森林警察出没。看着上放工的职工被蓝色“丰田”卡车载着从我家门前咆哮而过,我心里布满了无穷向往。孩子们每次都要撵在“丰田”后背的黄尘里,跑上一截路,才心安理得的放弃。

上峡里有:青蛇沟、韩家地台、水荷叶沟、黄草沟、大、小车轮沟……大沟里又有小沟,沟中有山,山中有沟,真是沟沟山山、山山沟沟,无穷尽。

每年每次寻柴的地址都是经过林场带领和村委提早开会会商决议的。既有保护林区植被的原因原由,也有整理自然枯萎和退化的野树,桦树、松树、野白杨发展茂盛,不会轻易死掉,只要被人们叫做“野柳”的树木,死过一茬又一茬,怎样也死不停。打我记事起直到前几年迁移出六盘山山区,野柳还继往开来,顽强地在世。像不死的乡愁,时浓时淡,轮番攻占我怀想的高地,就是不愿退出生气勃勃的豪情防区。

除过这两个时候点之外,其他时候寻柴都视为违法行为。轻则斧头、绳索、架子车、骡马被没收,重则罚款、教育、拘留。为了躲过护林员的千里眼温顺风耳,一样平常都是早出晚归,借着月光外出上山,披着夜色回家。小时候有很多几多个夜晚,村东头的头牛沟沟口,有过我和姐姐的身影,那是在等寻柴归来的父亲和母亲。好不轻易,听着架子车上的木料磨擦空中确当当声,由远及近,我和姐姐垂危的心情才放松了一些。然后是熟悉的声音传进耳膜,父亲劳顿的喘息声,母亲紧随后来、槖槖的脚步声,让我感应亲近。

几多年后,这类声音成了我胸口的疼痛。当熟悉的变得遥不成及,忽然以为父亲和母亲困难的日子,给了我几多富足的抚慰,正是这些抚慰,让我有了本日的小幸运。

有一年炎天,父亲单独进山寻柴,脚下被藤条一绊,一个趔趄,差点被波折戳坏了右眼,现在想起来,仍心不足悸。因我住校上初中,家里农活又忙,母亲抽不开身,父亲只好一小我去寻柴。

当我周末回抵家,看见父亲近乎被毁容的脸,眼泪就下来了。

尽管受伤的父亲右眼皮已血肉含糊,他硬撑着把一架子车柴拉了归来。上眼皮像被手术刀割过一样平常,齐刷刷地耷拉下来,遮住了眼睛。父亲强忍着痛,自己清洗包扎后,才在姐姐的声泪俱下下去了医院。缝合了十三针。

 散文:忆儿时陪姐姐寒冬打柴 美文




很多年已过去,经常想起偏瘦个子不高的父亲,在阳光下,在雪地上,拉着架子车,猫着腰费劲地前行。喘着粗气,像一列火车,拖着工夫,冷静向前,任劳任怨。

苏台村由三个生产小组,一、二组村民保存在峡谷地带,三组散布在北山上,固然行政别离属于同一村委会治理,但它有自己怪异而响亮的名字——马槽槽。没错,叫是这样叫,写是这样写,接地气的名字,告诉了人们想晓得的齐全。上沙石咀,过牙长的半截子陡峭路,再爬上中梁顶,走进一个豁岘,就到达了马槽槽。

马槽槽人寻柴相比力苏台人,明显困难了些。架子车用不上,只好靠骡马驮,人背。每次看他们吆着负重的牲口从我家门前经过,父亲城市热情地挽留他们进来喝口水、渐渐再走,可是从没有人进来过,哪个仆人愿意让自家的牲口负重等在大门口等着呢。

上峡,最不缺的是水,每条沟都有泉眼,进山不用背水,省事。带上干粮和茶罐,即可。扛着柴捆下得山来,在沟底集汇,在就近的河滨生一堆火,人的数目决议火堆的巨细,围着火堆熬罐罐茶,火红的火苗映在脸上,适才的疲惫瞬间消失。几缸子浓茶下肚,几牙子馍馍下肚,就该动身装车了。装车前用水或雪激灭熊熊大火。

假如去黄草沟寻柴的话,一条河弯弯扭扭,贯串在整条沟。一条笔挺的路,被曲折的小河绕得七零八碎,像极了现在人夜市上吃的麻辣串串——牛筋面。

第一次进黄草沟大如果三四年级的时候,八月十五放假,约了三五个同伴,来黄草沟摘松塔,每过一次河,我们都欣喜不已,腾跃着,奔驰着踩在每一块列石上。归来的路上,有人说本日一个往返,总共过了二十八次河。



 散文:忆儿时陪姐姐寒冬打柴 美文




寻柴的辛劳,无需多言。哪个从大山里走出的汉子,没有受过寻柴带来的伤。

斧头砍伤者,触目皆是,有的人,腿骨折过,有的人,胳膊脱臼过……与我家为邻的舅爸,曾上山寻柴时被半截木头砸伤过脚面,忍着痛没有当回事,末端越来越痛,越来越严厉,经拍片检查后,是脉管炎,致使几多年行动未便,还要拉扯四个炕头高的娃娃,可想他们的日子有多困难了。四年前往中宁办事,特地去探望舅爸,没成想他脚上的病好完全了。

记着了他说的话。苦日子总会过去的,要不是在大山里遭过那末多罪,谁舍得狠心迁移出来,不搬家,哪来现在的好日子。

头几天在一个名叫“同伴群”的微信群里聊天,她们玩笑问我,还记不记得一块去头牛沟寻柴,被冻哭的事。一下又勾起了我冰冷的回忆。

那是隆冬的一天,积雪没过脚踝,在去往山林的路上,并没感应有多冷,上了山我的脚冻的实在难以承受,火辣辣的痛,经过脚趾直往心里钻,姐姐看着眼泪汪汪的我,让我提早回了家。那是唯一的一次,面临劳动冲锋陷阵。

姐姐背回了一背篼柴。

看我在炕上睡熟了,姐姐给一旁的母亲说,这么大的小伙子了,还叫喊(哭)呢,母亲暗示别吵醒我。

实在我是醒着的,只是羞于面临姐姐。便拉起被子的一角,蒙了脸,继续装睡。但脚趾头,还在被窝隐里隐作痛。

那一天,是尾月二十三,正是我十岁生日。
图片来自收集

免责声明:假如加害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实时删除侵权内容,感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落伍文学网-美文摘抄,美文欣赏,情感美文,唯美句子,伤感文章-经典情话-烟雨红尘原创文学-今天吧文学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电话:0791-88289918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